(左起)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輝(主持)、主辦單位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、涂豐恩、陳建守。


週末台灣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網站的其中兩位創辦人涂豐恩與陳建守來港開講,暢談「創業心得」。開站不到兩年,「故事」刊載了超過 1,400 篇文章,愈 1,300 萬人次訪問,Facebook 專頁超過 10 萬 7 千人點讚。我們「追星」去。我們的本業是賣書,但是總有很多圍繞著書的想法,想寫書評,想多做專題,想推介更多好書。只是我們對自家製作之東西的水平,總是惶恐不安,總感力有不逮。故而聽到「故事」的創辦人說,他們在思考把 augmented reality 與 gamification 融合在知識傳播裡面,他們的終極目標是建立「知識共和國」,他們要寫「吞得下去」而在地的歷史,真的深受啟發、深為感動。

「故事」在風雨飄搖的 2014 年開站。那年,在哈佛大學東亞系博士班的涂豐恩,與三位以前在台大歷史系的同窗,有感於對台灣媒體處理國際新聞的不滿,有感於報刊的文化版面逐漸消失,有感於學術界象牙塔式的 "hyper-professionalism" 脫離現實脫離讀者,也有感於出版業界甚少回應在地議題與理順本土脈絡,決定另起爐灶,誓要創辦一個以歷史「故事」為核心的平台。


涂豐恩
(圖片來源)


「故事」這個平台就是要把歷史寫給所有人讀,不只在於「普及」,更重要的是「吞得下去」,角度要有趣,文筆要生動,人物要立體,不為學術工廠生產多一份根本沒有幾個人看的文章,而在乎對知識的渴求與消化、以自己的方式寫歷史。"Write something that people want to read," 涂豐恩道。

涂豐恩又道,「故事」與學術之別在於,後者好比一座城堡,研究者的目標是要當起一個領域的國王,而前者好比一座花園,邀請不同的人進去,每個人都可以寫文章寫歷史。涂豐恩的最終想法是,建立一個「知識共和國」:「從生活發現歷史、從台灣看見世界、從過去想像未來」。涂豐恩給了個很學術的總結:Rooted Cosmopolitanism。(想到 John Lennon 的 Imagine。)


陳建守
(圖片來源)


「說書」是「故事」的分支,最近搞革命獨立上線。負責「說書」的陳建守道,「說書」是個書評平台,看了書就可投稿,每篇二至三千字為限,當然也要「吞得下去」。陳建守說,書評好比一套電影的 trailer。

陳建守希望以線上書評起家,最終回歸紙本書評:書評雜誌。雜誌大約五到六十頁,每期圍繞一個專題刊登三四篇深度書評,然後輔以一系列稍短篇幅的書評。陳建守道,希望把這本書評雜誌做得跟時尚雜誌一樣重視品味,例如 GQ。(很想要吧!)


「故事」網站。兩位創辦人說,網站即將改版。


最後,不是批評啦,只是幾個小小的問題與想法。(因為講座真的很 thought-provoking!)

第一,如何持續?是橫向(例如豆瓣既做讀書也做音樂做電影)還是縱向(例如 OKAPI 之於博客來)?還是 Paywall?還是走向專業(例如 Kirkus Reviews)?還是說,都不是?(最近在辦募資活動,請多多支持喔!)

第二,將來作者會有稿費嗎?

第三,來稿篩選門檻怎麼做?(還是像 stackoverflow 那樣由讀者打分評稿?)

第四,陳建守談到,希望「說書」裡的「新書快讀」,是以自己的方式摘取書籍內容刊登,其中包括更改標題(但是不會更改原意)、加入導引以及配圖等。擔心「蘋果日報化」嗎?(當然,「蘋果日報化」並不是一件很壞的事......)

第五,現時「故事」和「說書」的文章大都沒有下 footnotes。如何平衡「去學術」與「不嚴謹」?

第六,「故事」中的歷史文章不少以二手資料為主,那麼如何保衛一手原始檔案的價值?

第七,當歷史故事化、去學術化、二手資料化之後,還會出現 Foucault 嗎?(提到 Foucault 只是因為涂豐恩在講座提起 Foucault 著作的其中一本中譯本有望重印。)還是說,「之後再無大師」?(好像說得誇張了一點......)

月中的香港書展我們聽了不下十場講座,龍應台談歷史的教訓,馬家輝談歷史的選擇,葉永烈談歷史的追尋,蔣勝男談歷史的想像,Mark O'Neill 談歷史的包袱。「故事」團隊談的是歷史的未來。